修神之凤炎九天 第一節麒麟吊墜 第二十八章 劫杀

2020-03-28  来源:板桥小说阅读网

0
【导读】修神之凤炎九天 第一節麒麟吊墜 第二十八章 劫杀第一節麒麟吊墜第二十八章劫杀看着她们麻木谈然的样子,我心疼的猜测的她们的经历,

修神之凤炎九天 第一節麒麟吊墜 第二十八章 劫杀

第一節麒麟吊墜第二十八章劫杀

看着她们麻木谈然的样子,我心疼的猜测的她们的经历,

光芒一闪,在我伸出右手的时候,一叠衣服出现在了我的手中,让土灵守在门外,轻柔的帮她们一一穿上衣服,

我看着眼前,九个风姿绰约大概十七八岁大的女人,故意冷声笑道;“你们‥想报仇吗?”

“‥‥”虽然没有人回答我,但我明显看到两个长的一模一样,有着一头亚麻色长发的女孩眼睛里,有了一丝波动,却转眼即逝,

“还有反映就好,世界上可怕的是什么?它不是毒性强的奇异植物,也不是,实力强悍的生物凶兽,

‥而是人,但在人里面具有攻击性的,往往都不是看似厉害,可怕的人。读看看小说

可怕的人,她们平时,都不会让你发现她们,她们的存在就像迷雾一样,如梦似幻不似真实,但她们都一例外会在你放松警惕的一瞬间,把她的敌人至于死地,并永世不得翻身,让她的敌人连一丝后悔的机会都没有。

而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九个女人,看着她们的眼神,我依稀觉察出,她们的心,已经在那个方向了,她们的灵魂和身体,都已经和那个恶毒深渊融为了一体,就等,破茧的那一刻。

“如果想要报仇的话,就跟我走,我们杀出去,等你们有了实力,你们在回来、、、”在加了一道猛药后,深深的看了她们一眼,率先抬脚向石门外走去,

奇异的事情发生了,在穆奇雪析刚走出那道石门,九道身影在没有商议的情况下,声息的跟着走了出来,在其中,她们依然,像失去了灵魂的娃娃,没有多余的表情,就这么跟在穆奇雪析身后,就像化为了穆奇雪析的影子‥‥

在穆奇雪析前20米远,一个装饰华丽的的房间里,幽月用念力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举在了半空中,在这房间的周围,已经横七竖八的摆放好了十几道正在变的冰冷尸体,淡漠的望了一眼仍然嘴硬的女人,含着肃杀气息的口吻寒声问道“后在问你一次,告诉我,你们把从俚语村抓回来叫尘小药的女人送到哪去了?”

在刚刚的那个牢房里,幽月发现了小药曾经穿过的衣服,她不敢想象,此刻的小药正在经历着什么?牢房里的一幕始终在眼前挥之不去,她害怕的闭上了眼睛,在再次睁开的时候,眼底溢出的寒气,仿佛是来自九幽之下,使人毛骨悚然

“你杀了我吧、我死也不会说的,”女人很是有气魄的朗声道;在其心里始终坚信,在过不久城主大人就会赶回来了,救她的,虽然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土系高级魔法师,但凭她和城主大人睡过两晚,城主大人是不会置之不理的,但颤抖的双手却还是透露出了,她在看到幽月眼睛时的害怕。百度搜索读看看

“哈哈‥很好‥那我就要看你,有没有机会痛痛的死了”

听着幽月有点癫狂的话,女人背脊突然没来由的发冷,她想不明白,眼前还是一个孩子般大小的人,会对她做什么?在她还来的急想明白的时候,

“咔嚓、咔嚓、”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朵,

“啊‥‥”钻心的剧痛,从左手手指开始沿着手臂向肩膀蔓延,从左手传来的剧烈的疼痛,深入骨髓,头脑一阵阵发麻,愤怒的睁着欲突出来眼球吼道;

“‥你是恶魔‥啊‥”还没有吼完,只见在女人眼前在这个,以后绝对有着倾城之姿的小女孩,残忍的微笑着,对着她的右手轻轻的一抓,右手手骨也像左手一样,从指骨开始慢慢的碎裂,一秒后她的两只手力的垂在了空中

“你说对了,我本来就是恶魔的子民,”

说着手指在空中,对着女人左脚脚轻轻一捏,“咔嚓”仍然是骨头碎裂的声音,在这个华丽的房间里响起,随后就是女人愈来愈惨烈的叫声,身体在空中激烈的抖动,但就是挣脱不了控制自己的束缚。

“还是不想说吗?看来我还是不够努力啊?那在尝尝这个味道怎么样?”

说着手中血光一闪,几个低级僵尸出现在了幽月身前,在闻到谈谈的血腥味后,兴奋的抬起头,猩红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盯的幽月,他们的君王。

“你、、你想干什么?”看着眼前的几个人不人,鬼不鬼的东西,女人的神经也崩到了极限,忍不住颤抖的尖声道;

“你说呢?”幽月没有在理会要崩溃了的女人,而是爱怜的摸了摸,一个低级僵尸的头,温柔的对着他们道;

“一会你们把她身上的肉,一小块一小块的撕下来,但要小心的避开一些主要的血管,不要让她死的太早了,知道了吗?”

“嚎、、”几只低级僵尸兴奋的嚎叫了一声就对着女人跳去,

“不要,不要过来、啊、、、”

虽然女人没有听清,幽月对这几只僵尸说的话,但当一块染着鲜血的皮肉从腿上剥离的时候,女人就知道了等待她的到底是什么了,在也控制不住颤抖的叫道;

“我说,我什么都说,那个叫尘小药的女孩,在抓来的那天晚上,就被城主大人连夜送走了,”

“呵呵,你就这么确定送走的就是,我要找的那个女孩吗?”幽月小心的试问道;

“我不会记错的,这一段时间就只有一个女孩送来这里,而且我还记得那个女孩虽然很美,但那个女孩看不见,以我看多半是个瞎子”

“那她被送到哪去了?你知道吗?”

在听到女人说那个女孩看不见时,幽月就已经知道了,那个被送走的人,就是她苦苦寻找多时的人,不经有些激动的抓住女人的衣领颤声问道;

“我只是听城主说,是圣苏纳皇城里一个有权有势的人,但具体是谁我就不知道了?”

女人眼神暗淡的道,只是在内心深出又恶毒的希望眼前的恶魔,早点到那个地方去,因为那里同样也是一般人进去不了的地方,想到这里,女人已经痛的扭曲的脸上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不管你和那个女孩是什么关系,你是救不了她的,说不定眼前的这个恶魔也会载在那里面呢?哈哈,这样一来,我的仇不就也报了吗?哈哈、、

在确定,这个女人在也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,像身边的僵尸睇了一个眼神,一双闪着寒光的利齿,毫不留情的咬破了女人白嫩的肌肤,插入了颈动脉,随着鲜血的大量流逝,直到心脏停止跳动,女人开心的闭上了眼睛。

做完这一切,幽月盲目的站在了我身边,没有去管手中是否,还残留着鲜血的手,此刻她身上一股谈谈的紫色正在悄然的消散,不一会,紫色能量纱裙也消失,变成了一件纯白雪纺纱裙,气息也再次变的虚弱了起来,

嗅了嗅,小药还残留的一点气息,看着眼前与小药姐姐年龄相似的女孩,心里没来由的害怕了起来,

弱弱的问道,“你会去圣苏纳皇城吗?”

我看着眼前脸色苍白,金色的眼睛却紧紧的盯着我,

轻柔的伸手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,微笑道;

“你我本是一脉,你的亲人,就是我的亲人,”

听到我的话后,我明显感觉幽月幽月对我的,提防彻底消散了,开心的敲了敲幽月光洁的额头,对着她道,

“那我们现在总可以走了吧?”说完幽月对着我顽皮一笑,血光一闪又变成了,初时的白翼蝙蝠落在了我的左肩上,看着她的莫样,我对她投以一抹谈笑,带着身后的九人对着被封死的出口走去。

在一座废墟的上空,一群人影翘首凌空而立,其中一华服老者眼神恶毒的着废墟,对着身边的灰衣老者道,

“卿老,据我刚刚派出去的人回禀,那一伙人现在就在这地牢里。只要你帮老夫办好了这件事,你要杀的那个人,老夫一道会倾力效劳。”

“哈哈,霍城主严重了,等把这件事解决好了,我们在说吧!”

一个看似身份不低的老者,对着北门城城主爽朗道。心道我要等的就是你这句话。要暗杀一国公主谈何容易,现在当务之急也维有广邀人手了。

】】】】】】】】】】】】求推荐=========

幼儿口舌生疮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中风病人的康复护理

云香祛风止痛酊多少钱
拉水便是什么原因吃什么药
江西白癜风医院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