崇祯重征天下第四百七十五章郑芝龙

2019-12-09  来源:板桥小说阅读网

1
【导读】崇祯:重征天下 第四百七十五章 郑芝龙登州外海之上,郑氏的舰队如众星捧月般拱卫着中间的旗舰.[首发]{请在比奇,首发阅读}而这艘名为"

崇祯:重征天下 第四百七十五章 郑芝龙

登州外海之上,郑氏的舰队如众星捧月般拱卫着中间的旗舰.[首发]{请在比奇,首发阅读}而这艘名为"宝船"的旗舰,也确实如同一只硕大无比的海兽,威风八面,傲睨天下.

朱由检等人乘坐的快船靠到宝船船舷之后,上面便有用的缆绳系着的座篮放下.众人登上座篮,上面的水手就合力转动转盘,将座篮缓缓吊起,直至升到甲板.这感觉倒跟坐电梯差不多,只是脚下即是汪洋大海,让人不免心有惴惴.

到了甲板之上,朱由检就更被眼前的场景深深震撼住了:就一个字,大!这甲板的面积足有前世的足球场那么大,那高耸入云的桅杆二人合抱都抱不过来.再看周围的大xiǎo船只,不但体量差得悬殊,就连高度也大为不如,有的船桅杆dǐng也只能与宝船的甲板平齐,真有些"一览众山xiǎo"的感觉.

不单是朱由检,戚显宗也大吃一惊.他只知郑芝龙海上实力雄厚,却不知道他还有如此巨大的座舰.相比之下,自己的戚家军虽也有战舰,但多是一二百料的xiǎo木船,最大也不过四百料.和这艘宝船比起来,那些船简直就像是玩具了.

郑芝豹见二人看得认真,也有意炫耀,便摇头晃脑地道:"这艘宝船长四十四丈四尺四分,宽一十八丈.设有九桅,张十二帆.如今停泊着没有升帆,到升帆时,需要三四百人合力方能拉动呢!"

朱由检忙打断他道:"却不知此船有多少料?"

"八千料!"郑芝豹高扬着下巴道.

朱由检倒吸一口冷气,暗道其他福船三四百料就算大的了,这艘宝船的排水量竟数十倍于此!这可比同时代的所有舰船都大多了,万一碰上海盗甚至敌国海军,这宝船根本就不用‘射’击,只要轻轻一撞,来船定会碎如齑粉!

念及此处,朱由检不禁对郑芝龙的目光短浅大为恼火.这家伙只知走‘私’牟利,却对大明海疆不闻不问!自己若是能得到这艘宝船,那可就绝对不同了.到时候不但倭寇不是对手,就连什么荷兰人,西班牙人凑在一起,也抵挡不住自己的碾压式攻击!

正凝思之时,郑芝豹热情地将戚显宗一行向里让,登上了高大的船楼.上至最高层后,郑芝豹对戚显宗笑道:"家主大人就在里面了."

戚显宗心中负气,暗道这郑芝龙好大的架子,自己都走到这里来了,他还敢不出来迎接,看来是根本没把戚家放在眼里.如果不是朱由检叮嘱再三,要他一定按计划行事,戚显宗早就拂袖而去了.

再往前走数十步,忽然一阵丝竹之声和男‘女’的调笑之声隐隐传来.戚显宗不禁一愣,凝神细听之下,发现説的居然是日语!

这下戚显宗可再也压不住火气了,当即猛地掣出宝剑,厉声质问郑芝豹道:"船上怎么有倭寇?"

他这一拔剑,随行的十余名戚家军也一齐拔剑,将戚显宗与朱由检二人护在垓心,同时对郑芝豹怒目而视.

"老将军不要误会!"郑芝豹忙摆手笑道,"这并非是日本人,而是家主."

戚显宗将信将疑地提着宝剑,从甲板上猛走数步,来到乐声传出的船舱‘门’外.如今盛夏虽已过去,但还是要凉未凉的时节,船舱‘门’也一直大开着.

朱由检也跟了上来,抻着脖子向内张望.不看不要紧

,这一看,却差diǎn没把他鼻子给气歪了!

原来这间船舱,已经完全装修成了日式风格,里面铺着榻榻米,还有格状推拉格栅.房间内的人正席地而坐,连把椅子也没有.

而这几人全是身着和服的妖‘艳’仕‘女’,正婀娜多姿地载歌载舞,自然也是日本的传统舞蹈.最里面则有一名中年人斜倚在矮几之后,一边面带银笑地观看表演,一边时不时地蹦出两句日语来.

而戚家军多年来一直与倭寇作战,因此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调调.如今一见,简直气炸肝肺,只等戚显宗一声令下,他们就要攻入船舱,将里面的人杀个干干净净.

戚显宗却不动声‘色’,只冷冷地盯着郑芝豹.郑芝豹忙在船舱‘门’口高声呼道:"大哥,戚老将军来看望您了!"

"都给我下去!"随着那名中年人的一声喝斥,那些歌‘女’全都匆匆退了出来.又过了片刻,那人才一步三摇地走了出来.一见戚显宗,却当即换了一副亲切得有些谄媚的笑容道:"芝龙偶感风寒,有失远迎,望戚老将军鉴谅!"

听他自报家‘门’,朱由检知道这就是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郑芝龙了.要説他的名气,至少有一多半是拜他的儿子,民族英雄郑成功所赐.比起郑成功坚决驱逐占据台湾的荷兰人,名垂青史,郑芝龙则是两面三刀,左右逢源,一面持续不断地做着走‘私’及海盗"生意"

崇祯重征天下第四百七十五章郑芝龙

,一面假意接受招安,先降明后又降清.到最后终于失去利用价值,被清廷斩首示众.

不过这些事情在这个时空还远未发生,郑芝龙现在正是‘春’风得意,忘乎所以之时.他虽然对戚显宗态度殷勤,可明眼人一看便知,处处透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.

"老将军,海上风大,请至船舱内叙.[,!]话."郑芝龙先客套道.

戚显宗却淡淡地道:"末将不喜欢这间船舱,还是在外面説吧!"

郑芝龙也听出戚显宗语气不善,却是毫不在意地笑道:"这登州是戚将军的管辖范围,当然凡事都要听戚将军的.不瞒将军,xiǎo将此来只为一件事,那就是舍弟的婚事.既然老将军已经收了聘礼,还是要让舍弟与令爱尽快完婚为好.二人成亲之后,芝豹便可随老将军一起抗倭了.不知令爱在登州否?"

不等戚显宗答话,朱由检抢先笑道:"美凤姐当然就在登州城中."

郑芝龙眼中‘精’芒一闪,随即恢复正常,笑‘吟’‘吟’地问道:"这位xiǎo兄弟是…"

戚显宗忙介绍道:"他名叫戚俭,是xiǎo‘女’的远房堂弟,现在戚家军中任百户."

郑芝龙心中老大不悦,正‘欲’发话,朱由检却又朗声道:"我们也是为婚事而来.总兵大人,要想定亲,须得按我们戚家军的规矩来!"

比奇